var pc_style = "" var browser = { versions: function () { var u = navigator.userAgent, app = navigator.appVersion; return { trident: u.indexOf('Trident') > -1, presto: u.indexOf('Presto') > -1, webKit: u.indexOf('AppleWebKit') > -1, gecko: u.indexOf('Gecko') > -1 && u.indexOf('KHTML') == -1, mobile: !!u.match(/AppleWebKit.*Mobile.*/) || !!u.match(/AppleWebKit/) && u.indexOf('QIHU') && u.indexOf('QIHU') > -1 && u.indexOf('Chrome') < 0, ios: !!u.match(/\(i[^;]+;( U;)? CPU.+Mac OS X/), android: u.indexOf('Android') > -1 || u.indexOf('Linux') > -1, iPhone: u.indexOf('iPhone') > -1 || u.indexOf('Mac') > -1, iPad: u.indexOf('iPad') > -1, webApp: u.indexOf('Safari') == -1, ua: u }; }(), language: (navigator.browserLanguage || navigator.language).toLowerCase() } if (browser.versions.mobile && !browser.versions.iPad) { this.location = "none"; }

js06金沙游戏

全球顶级医械公司,要拆分上市

  • 2019-07-01

丹纳赫牙科业务将拆分上市,2018年营收190亿元。

 

巨头拆分

 

根据美通社报道,6月27日,丹纳赫宣布将剥离牙科业务成立独立公司“Envista”,并计划于2019年下半年在纽交所申请IPO上市,股票代码为NVST。据报道,Envista将在全球雇用12000名员工。

 

“丹纳赫宣布,计划将牙科业务拆分为一家独立上市公司”

来源:CISION PR Newswire网站

 

Envista由丹纳赫牙科业务的三家公司组成:Nobel Biocare Systems,KaVo Kerr和Ormco。这些公司在丹纳赫牙科植入物、口腔正畸、牙科设备和消耗品方面具有重要地位,拥有Nobel Biocare、KaVo、Kerr,i-CAT等品牌。

 

目前,Aghdaei担任丹纳赫集团执行官,负责牙科领域,未来将成为Envista总裁兼首席执行官

 

Aghdaei表示:“Envista的运营模式将在丹纳赫牙科的业务系统基础上建立起来,不断塑造和加强四个核心价值观:更好的选择和结果、基于信任的关系、行动创新、以及作为优势的持续改进。”

 

丹纳赫的业务有四大板块:牙科、生命科学、诊断以及环境与应用,分别占总营收比例14%、33%、31%和22%。2018年丹纳赫总营收约199亿美元,其中牙科贡献营收约28亿美元,折合人民币约190亿元。

 

目前,丹纳赫的牙科全球排名第二,营收仅次于登士柏西诺德,远超排名第三的Align Tech。

 

其实丹纳赫最初只是一家投资公司,得益于超强的收购整合能力,现在已成长为不容小觑的医疗巨头。

 

丹纳赫中国及北亚区总裁彭阳接受媒体采访时曾介绍,从1986年到2014年底,丹纳赫共收购企业400多家,公司营业额从1986年的3亿美元增长到目前的近200亿美元。

 

据了解,2017年丹纳赫营收达183亿美元,位列美国财富500强的144位,在全球医疗诊断行业,丹纳赫位列第三。

 

拆分或源于危机

 

Envista未来的总裁 Amir Aghdaei并未透露丹纳赫拆分牙科业务的原因,但是近年,拆分似乎已经成为医疗巨头们的发展“潮流”,从其他企业的拆分历程中,我们或许可以窥见一斑。

 

2018年6月26日,财经媒体们炸了锅,因为GE通过一封内部邮件宣布,要将医疗版块拆分成独立公司。

 

2017年,GE医疗的销售额已达到190亿美元,占GE总营收16%,是集团内部第四大业务部门。根据GE的计划,GE医疗独立拆分会在12至18个月内逐步完成。

 

但是现在,拆分的阻力越来越大。今年2月25日,GE以214亿美元的价格向丹纳赫出售其Life Sciences的生物制药业务,医疗业务的拆分计划也因此受到影响,GE表示正在重新评估该计划。

 

但是从GE当时的状况来看,拆分更像是“自救”。

 

2018年4月,有消息称GE以10.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部分医疗保健业务,以精简公司业务,谋求走出深度的不景气。2018年6月,标普道琼斯指数宣布,GE将被剔除出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,在此前2年内,GE股价暴跌了将近60%。

 

对于拆分GE医疗业务,GE前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John Flannery指出,GE将以更精简、更强劲为目标,加速各业务领域的增长。

 

GE医疗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Kieran Murphy也在邮件中表示:“成为独立公司后,我们将有更多的自由进行投资和改革,有更强的能力去追求未来的增长机会,同时在健康行业中可以反应更敏锐。”

 

GE的危机,某种程度上折射了传统大型多元化公司的危机,他们都希望简化总部规模和职能,加强业务板块的自由度。除了独立医疗业务,GE还剥离油气业务,出手分布式发电业务,目的就是聚焦航空、发电和新能源三大业务。

 

丹纳赫同样面临危机。

 

拆分牙科业务并非突发事件,早在2018年7月,丹纳赫就宣布要将牙科业务独立为一家公司。虽然丹纳赫牙科业务全球排名第二,但令人担忧的是,丹纳赫2017牙科业务营收的增长率仅0.9%,远低于同行。

 

有业内人士分析,这些巨头拆分不是目的,加强细分业务的决策独立性和竞争力才是关键,这在如今快速变化的商业世界中越来越重要。

 

高端医疗器械巨头似乎都意识到了这点。2016年,飞利浦将照明业务独立并上市,完成对医疗业务的聚焦;2018年,西门子医疗完成分拆后独立上市,筹资52亿美元,创下欧洲近年的IPO记录。

 

此外,西门子医疗还对业务结构做了重大调整。从原来的六大板块调整为影像诊断、超声、先进治疗和诊断四大板块。

 

西门子CEO凯飒曾对媒体分析,西门子的大部分业务都是与某一行业中快速发展的专业化公司竞争,而不是和大型企业集团竞争,因此希望西门子能够像竞争对手一样专注,这就需要给这些业务更大的自主发展权,专注其擅长的领域,像竞争对手一样灵活。


来源:赛柏蓝器械

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
获得更多资讯

js06金沙游戏

搜索

var menuItem="#menu_news"; $(".main-menu ul").removeClass("current"); $(".main-menu div").removeClass("show"); $(menuItem).addClass("current"); $(menuItem+"_sub").addClass("show");